回不去的故鄉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薩娜 發布時間:2019-09-24 16:54:44

    離 鄉

    黃昏,燥熱退去,在家悶了一整天的我走出家門悠閑地散著步,晚飯柔柔地拂過萬物,遠方的天幕大朵大朵的粉色云團鑲著玫瑰色的邊,空氣里彌漫著鄉村黃昏的味道。四周很安靜,只有調皮的落日留戀著小山,不停地跟它打鬧著,嘰嘰咕咕說著悄悄話。我爬上小山,來到高高的山崗上。山崗上殘陽如血。山腳下,小小的故鄉靜靜地安睡在那里,沐浴著溫暖的夕陽,不時有裊裊的炊煙隨著晚風緩緩扶搖而上,似村莊隨意拋灑向天空的一把溫熱的鼻息。再讓我看一眼故鄉吧,記住故鄉的模樣,記住故鄉的每一條河流、每一座小山、每一戶人家甚至每一棵樹的樣子,記住鄉民們那因日日在烈日下勞作而被曬成古銅色的臉龐。

    吃過晚飯后我漫無目的地行走在環村小道上。村子里瘦小的燈拼命地吐著微弱的燈光,遠遠地我看到有個老人坐在燈光下默默地吸著煙,一支又一支,緩緩上升的煙霧迷亂了我的雙眼,我就這樣遠遠地站著看著他,沒有走近。這樣的場景,或許任何看似善意的詢問對他來說都是種叨擾,就讓他獨自享受這份寧靜吧。轉身繼續行走,忽然有只貓從眼前一閃而過并迅速躥上房頂,之后消失在夜色中。我也該回家準備離鄉的行囊了。

    離開故鄉時是在一個晨光微熹的早晨,我和父親背上行囊借著黎明的微光輕手輕腳地走出了村子,怕打擾了正在甜睡中的它。等我們走到對面的山頭上,才看到村莊濃重的夜幕被初升的太陽緩緩拉開了,漸漸露出熟悉的面容。在故鄉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爬山,我曾經在不同的時節爬上過不同的山頭并從不同的角度打量過那小小的村莊。春夏時節只見小小的村子被蔥蘢的樹木掩映著,清新而美好。秋冬時節,草木凋零,只見腳下的村子被幾條出入的小道牽引著,蒼涼而單薄。

    他 鄉

    記憶中,離開故鄉似乎很久了,我在他鄉忍受著陌生和孤獨,以完成自己沉默而精煉的蛻變。我攤開畫紙想畫畫故鄉的樣子,但腦海中故鄉的樣子卻漸漸模糊。我和故鄉之間猶如隔著一層覆蓋著白霜的毛玻璃,我想努力看清它的樣子,而它卻在玻璃那邊來回晃動,并漸漸如煙飄逝直至無跡可尋。

    千里之外的他鄉,疲憊的我正靠著車窗,望著窗外飛馳而過的璀璨通明的燈火,我想和眼前不斷退卻的城市一起,枕著黑夜沉沉地睡去。列車在茫茫黑夜中孤獨地行走著,遠方的夜幕被一點點沖撞開。天空中黏著一輪清冷的滿月,伴著絲絲聒噪的秋風左右搖擺。

    城南小陌又臨秋,月逢三五分外明,月出皎兮,漢廣銀河。

    天冷氣清,手捧著溫熱的咖啡,眼前真正的純黑咖啡騰起縷縷稀松的熱氣,咖啡入口,酸澀苦楚,痛苦下咽后喉嚨發麻。或許,未必人人都能承受得了百分百純粹的東西。到這里后,生活一下子被旋入了萬花桶里,形形色色的色,眼花繚亂的彩。學不完的東西,面對不完的挑戰,解決不完的事情,感覺自己一下子被推到了懸崖邊,不知道要往那個方向邁出步子,生怕選錯了方向,自此跌入深淵,萬劫不復。

    明天就中秋了,是個美好的日子,或許,此刻的我不應該寫下這些,但是隨著隨身聽里無數散落而下、忽濃忽淡的聲音一一游入耳朵,思緒不斷逃脫出了列車,那么酣暢地在黑夜里橫沖直撞,對于它,或許,我也無力阻止。

    下一首曲子是弘一法師李叔同的《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斛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記得那年在故鄉,每次去龍湖,老熊跟我總喜歡在湖畔的金柳旁背誦這首詞,它給過我們很多溫暖以及很多關于美好未來的設想。很多人都說法師這首詩詞《送別》抒發的是思鄉之情,是他求學外地途中寫給故土親人的,但是我更愿意相信《送別》是寫給雪子的,一位他東渡東洋留學時深愛的扶桑女子。或許在法師心中,雪子就像一株盛開在六月天里的白茉莉,那么不溫不火、不濃不淡地散著幽幽的香。或許在他向紅塵做出最后的訣別,決心投入佛門,普度眾生的時候,這份不濃不淡的香依然籠罩在他心里,直至悠遠、綿長。    

最后一首曲子是曹軒賓的《一朝芳草碧連天》:

如果現在的我能回到從前

獨自在月光下唱歌的夜晚

我想和那時的自己聊聊天……

長庭外,古道邊,尋夢的人路遙遠。

只為那,一朝芳草碧連天。

苦與樂,彈指間,就算千里是風煙。

我相信,一定有峰回路轉

這首曲子從耳朵流淌向全身,最后達到心臟,它和我一起在重重迷霧中找尋心靈的出口。撥開霧簾,我似乎看到,那個一直夢見的故鄉的牧馬少年,騎著馬從油綠的樹下走過,那是夏天,山崗上那棵隨風撐成傘狀的大樹里住著一群小鳥,少年隨風走過,同時那群鳥也攸地飛走了。    

夢回故鄉

    在霧濃頂遠眺卡瓦格博,聽著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天地寂靜無聲,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景致,讓我想起了2015年春天登頂香山的日子。那時我獨自一人坐長途地鐵從城南到城北,在山腳下買好水和面包,就馬不停蹄地開始爬山。香山頂上,熙熙攘攘、游人如織,我站在最高的那個大石頭上向北向南眺望。只見北邊的天地一片蒼茫,而南邊的山水、村組則在層層薄霧的籠罩中若隱若現。那時,還不懂得這段歷練的意義,時常感到苦悶和無助,思念著千里之外的故鄉和親人!在這個天朗氣清的秋日,當我站在這里,聆聽著陣陣松濤,凝望著漫天的流云。忽然間,我是如此懷念那年,度過的那些孤獨的日子!隨后,我似乎看到,黎明之前,那個英俊的牧馬少年,沐浴著深秋的露水,迎著鮮嫩的朝陽朝我走來,渾身散發著溫暖的光芒……

我時刻思索著生命中歷經的那些鮮活的面孔,無論是意料之中的還是無意闖入的,曾經都那么熱烈地參與過我的成長,無論是被愛還是被辜負,我都無力改變他們在我人生中行走的軌跡。如果現在的我能回到從前,很多事、很多人,想必我們依然會在必然與偶然之間相遇游轉,每一個不完整的結局都會被時光善待和細細打磨,直至圓融完滿。

我在離故鄉很近的卡瓦格博腳下想念著故鄉。在銀月如水的夜晚,再次夢回故鄉。夢里故鄉被濃霧包裹著,變得陳舊不堪,我依然走在那條熟悉的鄉間小路上,但面對遇到的人我卻無法一一叫出他們的名字,正當我焦急地在腦海中努力搜索他們的名字時,一回頭卻看到故鄉被強勁的山風吹走了,故鄉就這樣隨風飄揚、翻飛游走,最后被粘在懸崖邊搖搖欲墜。等我回過神來,看到成群的牛羊晃晃悠悠地向我走來,我倍感親切地正想拍拍他們的背,扯扯他們的耳朵,忽然他們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邁開四蹄急速跑了起來,浩浩蕩蕩的隊伍揚起千里塵土,我被漫天的塵土遮擋了視線,我再也看不到那些熟悉的牛羊,再也看不到那個沉默的牧馬少年,再也看不到故鄉了。

我知道,故鄉是回不去了。


責任編輯:安永鴻

上一篇:陪母親望星空

下一篇:

pk10技巧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