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是老師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高劍平 發布時間:2019-09-03 15:40:08

父親已去世35年,他出生于解放前,成長在新中國,一生執著于教育事業,緊跟黨走,他對學生的大愛、對同事的友愛,對家庭的摯愛,對我影響至深。

父親畢業于原昆明師院(今云師大)文史系,大學畢業后到原中甸中學任教(現香格里拉一中),當時的中甸中學條件艱苦,許多農牧民學生解放后才走進學校,老師們手把手從生活起居、寫字入手,耐心教育學生。擔任校團委書記的父親,成為年輕學生喜歡結交的人。文革期間,爸爸被下放到中甸五七干校(原中甸縣二中)改造學習,當時的二中在金沙江畔。期間,師生們自己動手修建校舍、食堂,種菜養豬,開墾江邊砂石荒地,試種了高粱、紅薯,還在金沙江邊沙地上開辟了果園。小時候,總覺得爸爸的手遍布老繭,平時不修邊幅,沒有知識分子模樣,更像是普通的勞動人民。原來,父親和同事經常干勞動,食堂人手不夠,他會去幫廚,冬天沒有柴火,他們去山上砍柴,用木輪車拖回來。在校的生產基地,他也隨時參加義務勞動。

由于學校偏居一隅,就醫找藥難。父親自學了中、西醫,兼任了校醫。為了節約藥費,減輕師生負擔,父親在課余時間到山上采摘草藥,然后晾曬、切割備用。跟在父親后面,年少的我知道了許多中藥知識:大黃治拉肚子、乳香消腫治痛、紅血茶可以預防心腦血管疾病。父親總給困難的師生和村民減免藥費,我很好奇:“爸爸,為什么不收藥費?你找草藥那天不是跌倒了,腳都腫了。”他淡淡地說:“這些都是爸爸自己采的草藥,不值多少錢。”

對于工作,父親卻是那么堅持,最苦最累的工作都主動去做。在中甸二中,他參與了迪慶州師資培訓班教學,培養了一批中小學骨干教師。文革結束后,他又回到了原中甸中學,擔任學校教導主任。因教師少、學生多,他還同時負責教語文、歷史、政治,甚至是俄語課任老師,一個星期多達30多節課。做好自己的教學工作外,父親對同事教學中的請教的問題,從不嫌麻煩,一一給予答復。有幾年,父親的同事驚嘆道,父親分析課題時,競然猜測到了一些高考試題和作文題。只有我知道,父親為提高教學水平,利用別人休閑時間,不斷學習教學業務知識,還帶著學生參加了全國第一次函授大學學習,拿到了山西大學中文系函授

大學畢業證。作為云南省高考語文閱卷老師之一,他遇到各地州的同行,總不恥下問,探討不同時期的學科教學成果。這個階段,中甸中學有了第一個考取北大的學生,成為云南省重點中學。

父親對家庭的愛是深沉的,他不容許大家犯錯。早年時,在我眼里,父親就是苛刻得不近人情。成年后,才明白,這是大愛無聲,教育你走正路。在中甸一中時,母親做過單位保管員,保管室里有許多生產生活物資,諸如煤油、紙張、塑料布等緊俏的物資。父親告誡母親,單位的東西一針一線也不能拿,家里要用的東西,保管室里如果有的,要自己購買,并且要保留發票收據。80年代,為解決單位同事家屬就業,父親又讓母親換工作,承包了學校的第一個小賣部,自己找工資。小賣部生意好了,有家屬提出也要開,父親又勸母親退出來。

1984年,我初中畢業時,分數達到了州民族中學錄取線,父親卻讓我去中甸一中上學,家里人和他起了爭執,因為到民中上學可以享受到生活補助、穿到政府拔款買的冬衣,那可是罕見的鴨絨衣,對于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5口之家,是多么向往的事情。可父親鐵青著臉說:“民中是讓民族學生上學的地方,每一分錢都要用到農村困難學生身上,我們不能帶這個壞頭。”那個時候,父親是州民中建校時主持工作的副校長,為籌建學校,四處聘請教職人員,堂兄弟要從企業到學校上班,他都不同意。為改善教學環境,他四處奔走,上級部門批準可以配備辦公車輛,他卻讓換成了一輛東風卡車,說是方便學生食堂糧油采買。

1984年,父親因積勞成疾而去世,他生前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去世后被追認為共產黨員。多年后,一想起父親,就不禁想起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要做什么?為了什么?在父親身上,我找到了答案。

責任編輯:張錦明
pk10技巧稳赚买法